以下是Jill在2014年11月6日打的紀錄:


我終於戰勝了糾纏我六年的病魔了(2008.10~2014.11),很開心。

我在2008年10月發病,是甲狀腺亢進。發病的那段時間,很恐怖,心悸、手抖、失眠、盜汗、手腳無力,靜靜坐著的心跳每分鐘可以跳120下,每天就是聽到自己的心跳聲,碰碰、碰碰、碰碰(沒打錯字,真的是碰)。尤其是夜深人靜的時候,失眠睡不著,只有心跳聲陪伴,碰碰、碰碰、碰碰。後來我才知道這就叫做心悸,而心臟亂跳的下場就是:1. 某天他突然累了就罷工不跳了=死亡。2. 或是心臟收縮頻率太快,血管突然阻塞了=中風。這兩個可怕的後果是某次我硬是想要停藥,醫生跟我講的。嗚嗚... 當下有被威脅到的FU~

治療的過程,就是吃藥。當時才剛30歲的我,很不能接受我竟然這麼年輕就成為慢性病患,每三個月回診拿慢性處方籤。而藥的劑量從一天4顆減到一天2顆再減到一天1顆,這個過程我花了2年4個月(2008.10~2011.02)。2011年2月,我受不了了!我質問醫生:你不是說吃藥1~2年就會好嗎?為什麼我還不能停藥!醫生只看了我一眼,回:一般人是阿!但是妳可能是非典型案例,所以目前還是不能停藥喔!如果不想吃藥就只剩兩條路:開刀或吃放射碘。

我不想開刀阿~這個刀一開下去就是把甲狀腺整個切除,等於是開完刀還是要吃補充甲狀腺素的藥阿!那開這個刀有什麼意義?又不是割了就一了百了!所以後來我選擇吃放射碘,唉~從一個火坑跳到另一個火坑阿~

2011年2月,我吃了8個單位的放射碘,醫生囑咐我不可以靠近孕婦及嬰兒,若要出國的話要回診請他開證明。猶記得當時我最要好的朋友詩穎剛生完小孩,我送禮金過去,因為不能靠近嬰兒,只能站在門口遠遠的看一眼,雖然詩穎一直說靠近一點沒關係,可是我知道關係可大了,不敢久留,匆匆離去,只能在心裡對詩穎說抱歉了。同年4月,我親愛的大妹Elami要在關島舉行婚禮,我完全忘了開證明這回事兒,結果在關島海關被攔截,關務人員問了很長串的英文,我的英文很爛我根本聽不懂,只聽到有Japan的字眼,後來來了一個會說一點中文的人,問我近期有去過日本嗎?我說沒有。他又說我身上有輻射反應。(原來是因為當時日本311大地震,各國海關對輻射異常敏感)我跟他比脖子,說我甲狀腺生病做了放射線治療,可是海關人員依舊不願意放行,把我帶到滯留區,等了一段時間,一位女警員把我帶到一個小房間,用一台會叫的儀器在我身邊掃描,確定只有掃到脖子才會一直逼逼叫,才放我離開。唉~

吃了放射碘,原本以為可以停藥了,但是因為效果不理想(醫生說我的細胞太頑強殺不死!),2011年6月又復發了!繼續每天吃藥的日子,接著就是一直跟醫生討價還價的生活了,每次都在跟醫生凹我要減少劑量。從一天1顆到兩天1顆再到一週2顆,這段路走了一年九個月(2011.06~2013.03),期間在2012年換了醫生(原本的醫生突然停診)。2013年3月,因為我的指數一直控制得很好很正常,醫生在我苦苦哀求聲中答應讓我停藥試試看,結果7月回診檢驗的指數就有復發跡象了,醫生當時就說若我不願吃藥就只剩開刀或再吃一次放射碘這兩條路,我說我不考慮吃放射碘了(大妹說我再吃放射碘她就不敢回娘家了。)!醫生就說:可是妳要開刀的話,要再找外科醫師評估願不願意幫妳開。我問:為什麼?醫生說:因為妳吃過放射碘,裡面沾黏,很髒,外科醫師未必會願意幫妳動刀。我當時晴天霹靂!腦子裡只剩四個字:裡面很髒?裡面很髒?裡面很髒?怎麼我從來都不知道有沾黏這回事兒啊!!!


我心冷了,認命了,好吧!吃藥吃一輩子就吃一輩子吧!不然怎麼辦!


西醫不行,中醫可以嗎?大妹Elami介紹了一個台北很厲害的老國醫給我(老國醫已經快90歲了),我抱著姑且一試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態,開始了我的中醫治療之旅。老國醫很貼心,她說我這是慢性病,要長期治療,怕我吃水煎藥會沒耐心吃,所以建議我吃科學中藥就好(就是中藥粉)。老國醫也不會排斥西醫,叫我西藥依然要吃,先中西合併治療。從2013年8月底開始,我每週六都要5點半起床準備看中醫,就這樣看了一年多,有時回想這段日子的風雨無阻都覺得很不可思議~2014年2月,老國醫說我可以停西藥試試看了,2014年3月回診(西醫)指數正常,2014年7月回診(西醫)指數正常,2014年10月31日回診(西醫)指數依舊正常,醫生評估我停藥後8個月(3~10月)指數仍正常,可以先不用三個月回診一次了,以後只要定期(半年?)追蹤就可以了。我問醫生是不是因為我吃中藥的關係?醫生說不是,應該是2011年3月吃的放射碘產生了作用,因為放射碘的作用是很"長遠的",接下來的追蹤是怕會變甲狀腺低下。我心想:醫生!可以不要這樣潑我冷水嗎?


不論如何,我的病好了!(不管是中醫醫好我的,還是放射碘的作用生效了,我個人比較願意相信是中醫醫好我的。)誠心希望我的甲亢永遠不要復發,也祈禱它不會變成甲狀腺低下。FIGHTING!


再來說說我為什麼這麼強烈的想要停藥了,因為從我吃藥的那一天開始,我的身體像吹氣球一樣,暴肥。剛發病的時候52KG,全盛時期胖到72KG。我以平均一年5公斤的速度:成長、茁壯(2008.10~2012.12)。變胖的期間,異常害怕親朋好友的聚會,因為一定有人會對我說,妳怎麼胖那麼多!甚至有人會說:妳胖得我都認不出是妳了!說真的,很傷。不過這都還不算什麼,因為傷妳最深的往往是妳最親密最在乎的人,還好我的心夠強壯,挺過來了~

2012年底,我開始運動,每天快走操場20~30圈,2014年1月一度瘦到66KG,但好景不常,2月~7月又開始暴肥到70KG。這期間我依舊每天運動,甚至開始慢跑,體重依舊持續上升。7月底我看了萬芳醫院的減肥門診,醫生是新陳代謝科的主任張醫師,他講話非常的犀利直接,但是我很喜歡。他說我不控制飲食,做再多的運動都是枉然,他的話像當頭棒喝,一棒把我敲醒,先安排我做血糖的檢查,還有開飲食指導單,讓我在跟營養師溝通後才知道我原來的飲食出了多大的錯誤。

2014年10月31日,因為我原本看的甲亢醫師休診,我改掛張主任的門診(7月底時找他看減重門診的醫師),我一開始走進診間,張醫師還以為我是來看減重門診的,叫我站上磅秤量體重,結果一量,61.8公斤,瘦了8.2公斤。張醫師看到嚇一跳,問我怎麼瘦的?我說真的是像醫師您說的一樣要控制飲食耶~張醫師就說:正確!妳可以來當我們醫院的減重大使了!哈哈~超好笑的!


補充一張照片給大家看一下,應該看得出來有差異吧?呵呵~



之後張醫師就東扯西扯,他說飲食控制就像一個家的女主人,有女主人的家,這個家的機能才算完整,其他都是輔助。後來又說我當初吃放射碘前一個月為什麼沒停藥?這樣效果會差很多,又說了一些放射碘的作用,講完之後,張醫師問我今天來看什麼?我暈~張醫師,我是來看抽血報告的!張醫師才知道原來我那天是要看甲狀腺亢進,哈哈~前面已經哈拉了10分鐘左右了!後來張醫師評估我可以半年後再追蹤,一整個很開心啊~


我治療甲亢這六年,前後看了很多醫生,只看一次的不算,有長期看的只有三個,第一個是林醫師(讓我吃放射碘的醫師),第二個是劉醫師(跟我說吃放射碘會沾黏的醫師),第三個是張醫師(幫我減重且評估可停藥的醫師)。這三個醫生人都很好,也都很有耐心,很感謝他們總是不厭其煩的幫我解除疑惑,聽我說話。不過我還是要真心推薦張醫師,主要原因是他講話最直接也最犀利,如果我早一點看他的診,我可能早就瘦了!哈哈~


以上是我在2014年11月6日寫的紀錄(照片差異除外),接下來再來說說這一年多的後續吧!


我在2015年4月24日回診追蹤檢查,報告如下:


TSH指數非常的正常,沒有復發現象,也沒有變成甲狀腺低下,張醫師說很好!以後一年追蹤一次就可以了!除了開心還是開心lol~


今天是2016年1月21日,目前的狀況是都還OK,不過只要熬夜太累作息不正常就會脖子有點腫腫的,心跳有點快快的,之後作息恢復正常,再運動流汗一下,又OK了~

回想這幾年治療的日子,從一個輕熟女(30歲)到一個即將邁入四字頭的熟女(38歲),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心情要保持愉快,還要有耐心!耐心吃藥,無論西醫或中醫都是,我在剛發病的時候,其實有看過半年中醫,當時吃水煎藥+中藥粉,但是後來沒耐心中途放棄,導致前功盡棄!西藥也是,請不要任意停藥,也不要因為怕胖不敢治療不敢吃藥,心臟亂跳是很危險的一件事,千萬不要跟自己的身體健康開玩笑。再來就是運動很重要,一定要養成良好的運動習慣,流汗可以幫助你的身體代謝,代謝掉不好的才能吸收好的物質,要活就要動喔!跟大家共勉之~

話說,Jill我最近飲食沒控制好,又胖了!哈哈~今年4月要回診看(毒舌)張醫師的門診了(追蹤甲亢)!好緊張啊~等過完年要來努力控制飲食了......(笑)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Jill 的頭像
Jill

Jill's Home

Jil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5) 人氣()